王二

爱已尽了。

【all黄】神医驾到

我有病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1.
“流木先生,轮回山庄江波涛求见!”

门外一人喊得撕心裂肺,痛彻心扉,黄少天躲在屋里不堪其扰。

“队长队长这人好烦啊叫了一天了把他轰走行不行?”黄少天求助角落里一个端着茶杯的温润公子。

“你觉得以我二人之力,能打退轮回埋伏在山里的五百精锐?”公子品了口茶,不紧不慢道。

“流木先生,我家公子重病在身,您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神医,请您出山救救他!”江波涛这下喊得语调宛转,如泣如诉,叫人几欲落下泪来。

“的确打不过……我去我又不会治病,他来求我做什么!”黄少天白眼一翻,不停揉着太阳穴。

“是谁先前叫我在江湖上放出风声,说什么蓝溪边上有位能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流木?”公子唇角微微上扬,一双桃花眼弯起来能勾人魂魄。

“妖刀黄少天已死,我自然得另换副好皮囊。”黄少天也看着公子笑。

“你真当叶修他们几个看不出?”公子眸色转深,有几分说不出的阴沉。

“无所谓,不是还有你罩着吗,好队长?”黄少天像是察觉不到一样,笑容灿烂不减半分。

公子笑笑,又恢复了谦谦君子的优雅,轻轻搁下茶杯走到黄少天身边:“神医大人,近日我感觉身体多有不适,你来给我把把脉,如何?”他弯下腰,脸离黄少天很近,似笑非笑,最是撩人。

黄少天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公子唇上,轻轻说:“这江波涛的喊声太煞风景,等我先解决他再说。”

公子提身掠上屋梁,把自己的身形隐没在阴影里。“是你最煞风景吧。”声音清晰传到黄少天耳朵里,他只当没听见,慢条斯理地开了门。

“是你找我?”一推开门,漫山遍野的杀意便席卷而来。黄少天更加头疼,轮回今天是铁定要把他弄走的。

江波涛拱拱手道:“在下轮回山庄大总管江波涛,今日特来请流木先生随我回山庄为我家公子诊治一番。”

这是请人吗!明明是赤果果的绑架!

黄少天靠着门框,觉得心很累。“小江,名医一般都不轻易出山的。”

江波涛很淡定:“担心山势崎岖路不好走,特为您准备了马车。”说着轮回的一个小弟把马车拉上来,金碧辉煌装饰考究,门帘上金灿灿的轮回家徽很是辣眼睛。

黄少天干巴巴道:“真是太劳你费心了啊,哈哈哈我们走我们走。”房梁上蹲着的喻文州揉了揉酸麻的小腿,默默鄙视了一下黄少天认怂的速度。

黄少天一坐上车就开始唠叨:“我靠这桌子红木的啊,有钱有钱,敲起来声音都不一样,听着就厚实。这个小糕点也好吃,诶大兄弟你驾车的水平不错嘛来来来吃个苹果!”他刻意在车厢里闹出一番动静,前面骑着马的江波涛只想一棒子敲晕他。什么流木先生,分明就是黄少天!天底下还能有谁这么聒噪!

一行人到了山庄时都快吐了,一路上黄少天一刻不停地废话,魔音灌耳烦的所有人都想打他一顿,偏偏出发前寡言的周公子还特意说了这么长一句话来告诫他们:“流木先生,所有人好好照顾,不能惹他有一点不高兴,懂?”

这种明明知道这人身份还只能好吃好喝招呼他的感觉真的让人很难受啊!

黄少天轻巧跳下马车,走到江波涛身边:“走吧小江,我倒是要看看你家公子得了什么重病。”

轮回山庄装修精致讲究得令人咋舌,黄少天嘴皮子也没闲着,不停发表高见,江波涛只能强颜欢笑着敷衍。

一路上所有行色匆匆的家仆看到黄少天的脸都忍不住停下来行注目礼,难道黄少天死而复生了?!

黄少天见状,煞有介事地拉拉衣领,认真地对江波涛说:“我知道我长得很好看,但夹道欢迎就没必要了吧。”

江波涛一口老血涌上心头,恶狠狠地瞪了瞪几个侍女,众人才惊慌散去。

终于到了他们家周公子的卧房,七宝锦帐低垂,龙涎香散发出熏人的香味。八尺象牙床,五彩龙须席,银绣缘边毡。床上躺着一个眉目如画的美男,双目紧闭,面色蜡黄。

长得真他娘的好看,脸是黄的也好看,黄少天默默感叹。

“流木先生,我家公子得的是什么病?”江波涛紧张问。

装的就跟真的一样,黄少天暗暗嗤笑,表面上仍然平静:“我不知道,所以我现在要开始诊治了。你们都退出去,我治病时不能有人打扰。”

江波涛面露难色:“这……”

周公子左手食指微微一动,江波涛会意,带着手下退出了屋子。

黄少天从袖口里掏出一套银针,拔出一根捏在手里,把帘帐“哗”地拉开。“美人卧病在床,真是我见忧怜。”他拍拍周公子的脸蛋,美人神色不变。

“我这根银针可是淬了毒的,戳你一下你就会死,知不知道?”黄少天又把银针在周公子的眼皮前晃晃,作势要扎他。美人依旧安静地躺着。

“不理我?那我就坐在旁边,看你什么时候醒过来。”黄少天起身,右手忽然被拉住了。掌心温暖干燥,五指修长有力。

“别走。”美人开了口,声音又低又磁。

黄少天一回头,正好对上美人漆黑的双眸。眼神很复杂,像是包含着魂牵梦萦的想念和失而复得的珍重。

黄少天呆了两秒,笑笑:“干嘛这样看我,周泽楷?”

周泽楷依旧紧紧抓着黄少天的手:“你……为什么要去接那个任务?”

“很简单,我没钱花了。”

“很危险。”

“所以我死了啊。”

“现在,我可以保护你。”

黄少天的眼角跳了跳。被保护?他长这么大还是头回听见这样新奇的说法。

“那我就要在你们轮回山庄住下,还要和你住一间屋子,睡一张床。”黄少天弯下腰,挑逗般地刮了刮周泽楷的下巴。

房梁上的喻文州十指紧紧握成拳,指甲都快要嵌进肉里去。

周泽楷身子微微一仰,蜻蜓点水般啄了黄少天一口。

喻文州几乎忍不住要把手中铁莲子尽数砸到周泽楷脸上。

黄少天抽出自己的手,拉开把椅子坐下。“霸道庄主俏神医,周泽楷,没想到你好这口。”

周泽楷微笑不语。

这时,门外传来下人的通报声:“大总管,兴欣叶公子,微草王公子,霸图韩公子求见!”

屋内三人俱是嘴角一抽。

不等江波涛敲门,黄少天率先推开门低声道:“你家公子的病我治好了,扇他一巴掌他就醒了。”

江波涛脸色一黑,周泽楷却绽开一个大幅度的微笑,容颜更是倾城。

可以,这很黄少天。

【依旧只是一个脑洞,大概,没,后续……
标签: all黄 黄少天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53)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