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烛龙

也许时机刚好 夜色温柔

下周三就要考了!
紧张地玩手机!
方!

闭门修炼
七月再见!

【all叶/填词】心尖痣

曲:《钟无艳》

*致爱而不得的全职众人

其实最初对你好感远不如误解
其实不知你最吸引我是哪一点
情愫莫名涌起如窗外骤雨未歇
一往而深似永恒交替不离昼夜

温柔暗藏直白外壳需用心发掘
点滴渗透到每一处不起眼琐屑
如夜色里最坚定的星芒
不掩饰不遮挡
将所能及之处全都照亮

你是心尖上的痣 软肋也是铠甲
你如遥远萤火懒懒幽幽停驻我心上
知我仅不过夏虫 岂敢与寒冰同往
愿以真心为价 一瞬如一生漫长

都曾说情深不寿 慧极必定心伤
心甘情愿溺亡在你周身朦胧的微光
怎么舍得把你 美好同他人共享
眼前心里都是求而不得的虚构臆想

眼神从容似从未有过任何惧怕
一言不发沉默把所有重担抗下
傲视全场却没忘记肩负的信仰
坎坷崎岖打磨出最温柔的...

【喻黄/填词】日久生情

曲:日久生情

曾和你漫步江边看灯火缱绻
抬头寻最亮的星星在哪一边
昏黄路灯下 你我影子交织重叠

训练后相约在楼下的小店
来盘肠粉就上佐料一碟
尝了尝太咸 夹一筷你碗里的面

渐习惯吵闹不绝时刻萦绕在耳边
回头是你兴奋的脸
搓着手 大声说 广州竟然难得飘雪
鼻尖抵在窗前

替你整理好衣领围巾紧紧裹几圈
蹦跳接细碎的雪片
把你手揣进衣兜紧贴在心脏之前
予你暖意蔓延

【周黄】光流

*我流机甲文
*摸鱼图个爽……

失误了!

周泽楷猛然回身,视野里直直杀出夜雨声烦,它取消了所有伪装,冰蓝色的金属外壳泛着森冷寒光,舍弃能搭载多方位矢量喷口的双腿,以不可思议的敏捷速度逼近。

接下来的一切操作完全出自本能,子弹和激光不假思索地抛射向夜雨声烦,夜雨声烦却依靠强力的推进系统和驾驶员精准的操作,在密集刁钻的粒子弹药光束电磁间轻盈自如地穿梭跳跃。

局势逆转只在瞬息之间,双方耐久度剩余很快持平。太空战场缺少掩体,周泽楷操纵一枪穿云迅速拉开距离,用尽全力抵挡夜雨声烦精密,狠毒,无丝毫纰漏的攻击。

这到底是什么人?

可怕的耐心,捕捉时机的敏感,超一流的反应和操作!

容不得细想,同样...

暴雨彻底洗刷十里洋场,五光十色的霓虹溶成一团团模糊不清的光晕。透过车窗,黄少天只能看到雨丝冲刷在玻璃上蜿蜒成狰狞的痕迹。车内香水味和浅淡的烟味混合在一起,丝丝缕缕地逼迫过来,潮湿的压抑。
黄少天的手指一刻不曾离开枪柄,生硬的冰冷勉强压下心头的躁意。他向来镇定,此刻喉间却涌动着克制不住的恨意和杀心。
是时候动手了。
叶修驾车在雨幕里穿行,不时看一眼后视镜。镜子反射出黄少天没有任何的表情的空洞麻木的脸庞。他甚至懒得挂上虚假的笑意伪装。
“累吗?”叶修笑着问了一句。
黄少天微垂下眼眸,掩饰住眼底一切波翻浪涌的情绪。
“还好,习惯了,不过女人身上的脂粉香油味依旧熏得难受。”镜中人扯起一抹画皮一样的笑,弧度精致无可...

碎碎念

入坑德赫好多年了……记得第一篇看的德赫是像天使一样堕落,然后去贴吧补了一大堆文,记得深蓝,樱桃小姐,挖洞仓鼠,很多厉害的写手,吃不饱还跑到fanfiction上找粮……印象最深的几篇文就是短故事,Y,兵临城下,Y这个巨坑真的是我心中的痛啊orz

【黄少天/填词】清都剑客

*一个古风剑客天天
曲:季曲

自是少年侠气 踏遍山河千里
任我仗剑独行 提壶饮尽天下清醴
交结四方群英 誓还海晏河清
剑指所向披靡 以血书就赤胆忠心

银光袭月贯日白虹 鹰击破苍穹
蛰伏以待一击命中 长剑吼西风
洒然举杯烛影几重 凭栏独酌倚楼酣梦
醒时策马不问前程 该何去何从

寻香挑帘酒垆相逢
春色浮于寒瓮
启封相对饮一盅
明月清风与共

信步桃花十里
裁下一缕春意
随我至前线饮血畅快诛杀来敌

自是少年侠气 踏遍山河千里
任我仗剑独行 提壶饮尽天下清醴
交结四方群英 誓还海晏河清
剑指所向披靡 以血书就赤胆忠心

悄然而至 暗藏杀机
剑光倾泻 惊天动地
出鞘龙吟刃锋剑利衣袂不沾泥
拭唇角一点血星
事了拂衣
饮罢酒千觞
且插梅花...

周叶 摸鱼

*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长长的宣纸铺陈开来,叶修趴在一端蘸了墨色随意勾勾弄弄,三两笔就落成数根疏密有致的枝干。周泽楷斜倚在另一头,细细点上深浅不一的紫色小花。

日光透过木窗错综的方格流泻进来,停在周泽楷的眉睫上,泛着碎金跃动的光。有风掠过,一朵紫薇花轻巧地钻入,恰巧点缀于枝梢。

叶修心思一动,边念,手腕边轻盈运转:“好一朵紫薇花,当真是‘紫薇花对紫薇郎’……”墨色流动,潇洒的行草。

“紫薇郎”微微抿唇,耳根泛了红:“这句诗断不是这样解。”

叶修笑着倒在地上,对着窗合上眼,脸庞白皙发亮。“我偏要这样解,能奈我何?”

能奈你何?

周泽楷左手拇指抵着下巴,三指轻轻点着太阳穴,微笑道:“...

德赫 摸鱼3

德拉科望着四周的断壁残垣,倒塌的城墙,破碎的砖瓦,堆积如山的尸体,数不清的被丢弃的魔杖。可是今夜的风却是那么清凉,萤火虫盘旋于金黄的月见草旁,浩大静谧的夜空是如此深邃的蓝,像能够吞噬一切,洗涤一切。

赫敏叹了口气:“怎么也想不到,我和你会有这样的独处时光。”

“我从不后悔杀了你,只是死前能看见这样浩瀚的星海,我死而无憾。”她伸出疲软的手,想抓住什么。

三秒后,那只手颓然倒下,随之合上的是她清澈的双眼。

德拉科揉了揉她的褐发,冰凉干涩的唇覆上她的额头。

“我也不后悔杀了你……不求同生,也能共死……我也无憾……”

一切都悄悄地结束了。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十...

下一页
©衔烛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