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危险发言
好想看金知元吸烟
衣冠不整,夜色旖旎的那种

真的打脸,每周都能发现ikon比上周更黑的黑料
没法粉了,专注金知元吧

分享一下我的神奇经历
偶然听了一句love scnenario,觉得woc太好听了我不行了这是什么男团
然后点开某个iKON打歌舞台,对金知元一见钟情,瞬间心空,无法呼吸
结果铺天盖地的黑料,作为曾经的VIP简直想彻底拉黑这个师弟团
没办法忘不掉金知元那张脸,折磨得我抓心挠肝,实在是太太太好看了吧
那我就试着粉一下金知元好了,结果越了解越深爱,现在爱他爱得神魂颠倒
真情实感粉金知元的同时竟然对iKON也真情实感了,发现那些黑料也没那么黑,狂中透着股少年气,现在也沉稳踏实了很多
重点是金知元他真好看啊!
那……我就真情实感地粉一下iKON这个小糊团吧……

莫名相信金知元可以一路红遍亚洲走向世界,尽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士兵突击的每一对cp,都像我无法再攀登的高峰了,我诚惶诚恐地,回想着过去的样子。

遇见叶修,是最幸运的事情。四年前的我一定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笑着打出这句话。

新年

纽约时代广场万人同时倒数,震耳欲聋的叫喊声中巨大的水晶球缓缓降下,还剩三秒时,叶修拨出去的电话终于被接通——

“那个,老叶,新年快乐。”

黄少天穿着厚重的大衣和长靴,冰岛的跨年夜连烟火都显得宁谧。他仰头,空中炫目而温柔的极光和火光交相辉映,他终于点下接听键,吸了吸鼻子。

大屏幕上出现 “Happy New Year”时,钟声敲响,空气里充斥着纷飞的五彩纸屑,身边无数情侣无视漫天璀璨,转身与最爱的人拥吻。叶修只是握着手机,注视着夜空,轻声道:“新年快乐。”

冰岛的地面早已铺满厚厚的雪,却又被大家踩成恰好的厚度。冰岛的时差比纽约快四个小时,黄少天没有嬉笑,也没有去教堂或者酒吧,他只是盼望着...

春天

“看到没,春天到了。”袁朗冲着一山的野花扬了扬下巴。

“吴哲说你最喜欢杜鹃花,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呢。”袁朗蹲下来,摸着胡茬,自嘲地笑了笑。

“我最喜欢山里的黄昏,可以让人想起旧事,”袁朗喃喃道,“说起来,我还真没老婆。他们说你不会当真,但你个死性子,谁知道你到底信没信……”

“我是你的谁,许三多?”

“你到底,懂不懂?”袁朗回忆着许三多那张满是尘土和血污的脸,和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他仿佛还会像以前一样,羞涩而狡黠地一笑,露出满口白牙。

袁朗闭上眼,许三多的眸子里,映着自己。他这辈子都没见过那样纯粹的目光。

“那我就当你懂了。”袁朗缓缓弯下腰,在地上放了一束杜鹃花。

我这样的杂食粉非常紧张,同时粉着袁哲,袁高,袁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三对这么有趣啊……

我他妈真的……脑内大纲转瞬即逝,我果然不能写一章以上的东西,一周过去只剩空空荡荡

下一页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