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爱已尽了。

暴雨彻底洗刷十里洋场,五光十色的霓虹溶成一团团模糊不清的光晕。透过车窗,黄少天只能看到雨丝冲刷在玻璃上蜿蜒成狰狞的痕迹。车内香水味和浅淡的烟味混合在一起,丝丝缕缕地逼迫过来,潮湿的压抑。
黄少天的手指一刻不曾离开枪柄,生硬的冰冷勉强压下心头的躁意。他向来镇定,此刻喉间却涌动着克制不住的恨意和杀心。
是时候动手了。
叶修驾车在雨幕里穿行,不时看一眼后视镜。镜子反射出黄少天没有任何的表情的空洞麻木的脸庞。他甚至懒得挂上虚假的笑意伪装。
“累吗?”叶修笑着问了一句。
黄少天微垂下眼眸,掩饰住眼底一切波翻浪涌的情绪。
“还好,习惯了,不过女人身上的脂粉香油味依旧熏得难受。”镜中人扯起一抹画皮一样的笑,弧度精致无可挑剔,却又是明摆着的敷衍了事。他明知自己想问的不是这个。
“我也不喜脂粉香气。”叶修应上一声。
车轮转了一个弯,泥水飞溅到漆黑车身上,甩下一排斜长的黄点。又行驶片刻,叶修将车停于一幢白色小洋楼前。他摇下一截车窗,拢起手掌燃上一根骆驼牌香烟:“我这里恰有两张戏票,明日可否赏脸,一同去看?”
“不必了。”
枪口无声无息骤然抵在叶修太阳穴上,却并未上膛。
叶修早有预料,闲适地合上眼睛,指尖有规律地轻叩车窗,姿态从容,似轻盈地按着琴键。
“少天,别急。”叶修睁眼,满目冰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1)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