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爱已尽了。

【周叶】祝东风

天色发昏,黑云压城。

轮回大军就驻扎于远处的山坡,旗帜迎风招展,在一片浓雾里若隐若现。轮回第一波攻击刚刚结束,如一只极有耐性的猛虎,等待伺机吞食唾手可得的猎物。

嘉世边境城墙依旧屹立,墙下却是尸体相藉,白骨累累,血腥混杂着腐臭。城墙上的士卒早已是强弩之末,盔甲残破,互相挤作一团取暖,抵御纷飞白雪和刺骨冰寒。

一位剑眉星目的年轻人却昂首阔步,目中毫无慌张忐忑,白色狐裘在身后张扬地鼓荡,他坚定不移地登上重重台阶,径直进入巍峨耸立的金殿。

“王上,臣来迟了。”他裹挟进一阵外头的冷气,屋内温度似也降了几分。

正殿内颇为热闹,龙涎香味袅袅,灯火暖黄,一如平时。

陶轩端坐在主座上,殿内以谋士刘皓为首,一群人整齐围成一圈。圈内一人背对自己而立,黑发简简单单地挽了个髻,一根木簪直插于发间。他一袭宽大广袖袍服,背影松松垮垮。

陶轩冲他点头示意,他大步上前,众人向两侧退开,孙翔与那人并排而立。自己,现在就要取代他的位置。

“这就是你找来代替我的人?”叶修掩着袖子低低咳了两声,声线干哑,平淡无波。

陶轩不耐道:“你的计策多次失误,嘉世大军节节败退,现在轮回已兵临城下,我实在找不到留你的理由。”

叶修缓缓转过头来看着孙翔,一双眼黑白分明,清冽通透,毫无波澜。孙翔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却平白觉得自己的得意在叶修面前幼稚得可笑。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他已是一枚弃子,一枚病重无用,诸般罪过的弃子!孙翔抄手而立,畅快地朗声大笑。

刘皓见状,迫不及待地发起攻击:“罪人误国,真以为自己献上的全是良策?”周围人纷纷响应:“叶秋的指挥只会让战况更加糟糕,莫不是个通敌叛国的奸细?”“传闻叶秋早已无心为嘉世效力,只怕从他家中抄出一纸降令!”“有孙大人在,何苦摆不平诸国!”

孙翔愈听,笑意愈甚,叶修仍然面无表情,不时弯腰急促地猛咳一阵。

“病弱体衰,拙劣计策,一心二主,留他何用!”刘皓手一挥,结束了这段一人一句的慷慨陈词。陶轩半眯着眼,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

通敌叛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叶修想不到,戎马征战数年陪陶轩打下了嘉世江山,待他站稳根基又主动交出兵权,自甘退居为谋臣。纷纷乱世,诸侯失序,礼崩乐坏,嘉世艰难地成为诸侯国霸主,如今渐显颓势,君臣却心生芥蒂,陶轩竟想要斩草除根。

叶修拢袖颔首,一字一句问道:“不知主公意下如何?”

“你罪大恶极,本当斩首示众,念你我多年情分,便保你一命。我允你一人出城。”

叶修心下明了,他是料定自己活不长了,索性顺水推舟,做个宽宏大量的好人。

“若你能活下来……”陶轩眨眨眼,“那就战场再见吧。”

有些话不必多说,陶轩既放过了他,便不会去干涉叶修前去何方,助谁构筑心中蓝图。此一别即永别,再见面,就是针锋相对,或就此阴阳两隔。凌乱发丝后叶修眼神清明,他深深一揖,转身走出正殿,麻袍淹没在风雪里。

孙翔目视叶修离去,攥紧双拳,向前大踏一步朗声道:“王上,在下有一策!”

叶修用手紧紧抠着粗砺的砖石,一步一喘地挪下台阶。他衣衫单薄,浑身却烫如火烧,只觉脚步虚浮,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他艰难地走到北门,侍卫主动替他引路。侍卫叶修面熟,艰难冲他一笑。

一路无话。临别之际,侍卫一揖到底:“先生一路保重!”

叶修紧了紧领口,把半张脸遮住:“咳咳咳咳……谢谢……”

不会死的。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叶修义无反顾地迈向辽远苍茫的天际线,满身落雪,身形瘦长,风姿翩然。

轮回大军整装待发,周泽楷一身玄甲,身下白马长嘶划破寂静,如出征前的号角。

“出战!”

叶修体力不支瘫倒在地,听见自地底传来的擂鼓似的轰鸣,夹杂在呼啸风声里的震动急速逼近,他眼皮沉重,想拼命站起,却仍无力地合上双眼。

“轮回……还是来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8)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