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爱已尽了。

【all黄】神医驾到2

*翻旧文档翻出来的,只写了一半,但是剩下一半我续不上了woc

【all黄/坑】神医驾到2
叶修,王杰希,韩文清三人坐着大眼瞪小眼,还是叶修率先开了口:“那啥,你们也是来看望小周的?”说着晃晃手里几支人参。

“嗯,没想到在此遇到二位前辈。”王杰希淡定把自己带来的一大堆名贵药材放在桌上。

“老韩,你呢?”二人齐齐望向韩文清。

韩文清捧着个纹饰华贵的黑色檀木匣子淡淡道:“看望周公子是一个目的,但我主要是来看病的。近几日腹痛难耐,吃什么吐什么,疲倦不已。”

叶修“啪”地一拍大腿,激动道:“巧了,我也病了!我老觉得心口疼,一阵一阵地疼,疼的我彻夜不眠,辗转反侧,人都瘦了好几斤。”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叶修圆润的脸庞,接上话头:“我最近也感觉身体不适,浑身乏力,腰酸背痛,头晕目眩,看东西也有重影,不知该如何是好。”

三个人一本正经地扯淡,下人们很莫名,生病了为什么要来轮回?黄少天透过门缝围观却是大写的乐不可支:“哈哈哈哈哈哈这三个人想来找我就直说嘛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韩文清腹痛难耐哈哈哈哈!”

周泽楷喂了他一块桂花糕:“他们来了,你不怕?”

黄少天继续兴致勃勃地看他们一脸沉痛地交流得病以后的日子有多苦楚,随口回道:“怕什么,你说过你会保护我的。”说完不忘颇为恶意地用舌尖舔了舔周泽楷的手指。

周泽楷顺势抹了把黄少天的嘴唇,凑到他耳边轻轻道:“一个蓝雨还不够?”

正在琢磨如何不着痕迹地恶整周泽楷的喻文州心下一寒,他分明看见周泽楷说话时往自己蹲的地方看了一眼。

黄少天假装听不懂,转移话题:“你想让我来轮回干嘛不直接把我掳来,非得让江波涛鬼哭狼嚎一整天?”

周泽楷玩弄着黄少天的头发丝,笑道:“直接掳你来,怕你生气,请你来,你会开心。”

黄少天干笑两嗓子。所以他是哪只眼睛看见自己现在很高兴的?

江波涛一溜小跑到了前厅,忙不迭道:“三位公子远道而来有失远迎,无奈庄主卧病在床不能见客,还请见谅。”

三人都摆摆手表示没关系,把带来的东西给了江波涛后,四人坐下来聊天,叶修先挑起话头:“小周的病情如何了?”

江波涛叹气道:“唉,庄主昏迷了好几日,醒来才不过片刻。”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小江,听说你们请了位叫流木的神医?这位神医现下可在府中?”叶修抖开折扇,不急不躁的摇晃。

不等江波涛回话,楼梯上幽幽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在。”

一抬头,竟是黄少天搀扶着周泽楷缓缓走下来。周泽楷的脸不是一般的黄,纵是如此也难掩非凡气度。一旁的黄少天很是亲昵地搂着周泽楷的细腰,气氛一时间古怪起来。

“少庄主!”江波涛很狗腿地扑过去,动情道:“您身体还没恢复,怎么就下楼来了!”

“多动动对身体好,省得年纪轻轻就是一身毛病,今天肚子疼明天心口疼后天肾疼。”黄少天冷着脸道。

“是腰疼。”王杰希纠正。

黄少天白他一眼,王杰希也不恼,只是低着头笑。

“今天是黄少天去世一年的祭日。”都落座后,一直沉默的韩文清突然开口,众人心脏都颤了颤。

黄少天毫不避退地承受着四面八方射来的灼灼目光,反正我是流木,无所畏惧。

“听闻他的死讯时,我很难过。”周泽楷苦笑,这次不是装的。

“我也是,想到今后都没人来缠着我过招了,还有点不太习惯。”叶修摸摸鼻子。

“明明他把我们坑的那么惨,按理来说死一万次都不为过……”王杰希盯着一个景泰蓝花瓶出神,像掉进了回忆里。

“可就是忍不住想他。”屋子里凭空冒出一个喻文州,却没有一个人惊讶。“腿太麻,蹲不住了。”叶修体贴地丢了个软垫给他。

黄少天也愣了。他本以为这几人会恨自己恨入骨髓,巴不得他挫骨扬灰,没想到竟然还真为他的“死”难过了。

啧,人心好复杂。

“但是这也不能抵消他做过的坏事,若是黄少天还活着,我定要将他带回霸图好好审问。”韩文清正色道。

靠,刚刚那一瞬间的温情都是错觉吗!

“我觉得他应该跟我回微草,微草损失也很惨重。”王杰希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

“错了,他该回兴欣啊!本来我们兴欣就穷的叮当响,天天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被黄少天这么一搅合全员都得喝风,你们说是谁最惨!”叶修痛心疾首地抱怨。

一直不语的周泽楷也开了腔:“应该来轮回,他搬空了轮回仓库。”

喻文州弯了弯一双狭长桃花眼:“他的队长还坐在这儿呢,回蓝雨。”

TBC

标签: 黄少天 all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51)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