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爱已尽了。

【周叶】自作聪明(2)

*我更了!

“到了。”纸片叶修指指云层下的青山,松开抓着罗盘的手慢悠悠坠下,声音清晰传入同是纸片的周泽楷耳中:“我去把结界打开,你先飘一会儿,别松手啊。”

虽说仙气四溢,但无半分法力,周泽楷只得拽着罗盘俯瞰莫笑山全景。蓝紫色的薄膜状结界向两边退去,只见云雾缥缈间红枫铺天盖地烧了满山,宛如燃起扑天炽火。峰回路转,山径小道影影绰绰。真正的大椿于山底巍然屹立,一抹浓绿格外惹眼,景致颇为壮阔。叶修一身红,掉进这枫林里便寻不见踪迹。周泽楷都快以为他把自己扔在这儿了,大椿陡然消失,留出一大片绿地,叶修在那儿招手,声如洪钟:“过来吧!”

罗盘像听得懂他说什么,拉着周泽楷径直飞去。落地后叶修一个响指,周泽楷便恢复正常体型。待他站定,叶修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位容颜倾城的黄衣少女。叶修介绍:“你肯定认出来了。这位姑娘就是大椿,苏沐橙。”他又望向周泽楷,周泽楷会意,对苏沐橙道:“九重天大鹏,周泽楷。”二人相视一笑。

大椿是上古时有名的长寿之物,有一万六千年之寿,可化人形,行踪不定,连仙界也无法窥测它的动向,谁知竟深藏于莫笑山中。周泽楷心中好奇大椿年岁几何,但想到苏沐橙是姑娘,便字斟句酌道:“唐突了,不知姑娘……”

叶修和苏沐橙心下了然,二人同时笑吟吟道:“九千岁。”“一千岁。”苏沐橙嗔怪:“干嘛把我说那么老!”见周泽楷不明所以,叶修解释道:“大椿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另八千岁即是她的兄长,苏沐秋。”周泽楷点点头。“他本来可以与山川日月同寿,没我什么事儿,但你知道,人形是很脆弱的,所以……”苏沐橙耸耸肩,想比个鬼脸,看起来倒像要哭,叶修拍拍她的肩,说道:“大鹏君,咱们山里聊吧。”

周泽楷大致明白苏沐秋怕是出了什么意外,便也不再多话,跟着叶修脚步爬坡上坎。叶修边走边介绍莫笑山大致情形,时不时瞟一眼周泽楷,白衣端方,光风霁月,嘴角总是噙着抹笑,就这么好端端盯着自己,竟是平白看得叶修有点儿脸热心跳。

三人不知疲累,看上去遥不可及的山顶没一会儿就到了。周泽楷虽说闷了些,但有一搭没一搭也能聊起来,还算有趣。顶峰处枫林如伞遮蔽苍穹,挡去刺目炎阳烈焰,阴凉处一方石桌堆堆满书刊,四张石凳,陈设简单。

“随便坐。”叶修把桌上厚厚一摞八卦异闻录往地上搬,一撩袍摆坐下,先为每人倒杯茶,“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真心对不住了。”周泽楷摇头,他向来不在乎这些虚礼。

“那咱们说正事儿吧,大鹏君为何要跟我来这名不见经传的妖山?”

周泽楷看着叶修。那是一张与他完全相同的脸庞,只是这双眼睛更为年轻澄澈,面对自己甚至会流露出戒备与不信任。而他不会,他只会像看着每个后辈一样看着自己,眼中没有任何情绪,是真正与天地日月同寿的波澜不惊。

周泽楷说:“我以前没有来过。”叶修想起话唠曾在和自己聊天时提过一句大鹏君老是呆呆的,说话费劲,这话看来不假。这理由很扯淡,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叶修更懒得计较,反正离飞升不过一个月的事儿,以后和大鹏君可就是同事了。他接着道:“大鹏君是下来渡劫了?”周泽楷点头。“还有多久?”“一个月。”叶修一拍大腿:“那好啊,咱们一起飞上九重天。”周泽楷又是点头。

一个人激动怪尴尬的,叶修正琢磨着找点话题,周泽楷就望着地上那摞异闻录问道:“你怎么会有?”他表情太过真诚,叶修只好说:“天上掉下来的。”这是真的,话唠就是这么扔下来的。周泽楷捧着茶杯仔细打量了封皮一阵,认真道:“黄少天。”“猜对了,你怎么知道是他给的?”叶修好奇。“他每本书的页角都是皱成这样,有特点。”周泽楷抿了口茶。叶修笑笑。

黄少天怎么会与叶修有联系?“偶遇偶遇,恰巧碰到的,顺便聊了几句。”叶修像是猜到他在想什么,接着说。周泽楷在脑子里梳理,剑圣是早就封了的,所以夜雨君黄少天并不需要渡劫,但又在凡间与叶修相遇,那么只有私自下凡一个解释了。这可是个重罪,他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他也发现了?周泽楷心底波澜起伏,面上仍是呆愣愣的。叶修以为他又发呆了,周泽楷却没头没脑问了句:“你到底是个什么妖怪呀?”

叶修笑了,伸手摘去头顶一片枫叶。骨节分明,修长白皙,周泽楷想这只手当握的是战矛,矛尖所指之处便有巨浪滔天,擎天水柱。叶修却从怀里掏出把小巧折扇,一动手腕,扇面刷地展开,上书狂草“君莫笑”三字。“说来奇怪,我出生于莫笑山中,生来便有现在这么大,无父无母。无师自通各个门派的技艺法术,什么都懂一点,却都是基础招式,深入的怎么也学不会了。幸好我仙气蹭的足,仙元纯正,修行事半功倍。黄少天还告诉我我有朝一日定能成掌管一方海域的神君,他莫不是要我去做龙王?”说到这儿,叶修自己都摇着头笑。(黄少天的原话其实是:“你这么漂亮的仙女以后定能掌管一方海域,兴风作浪好不痛快!”

周泽楷听了,一字一句道:“你一定可以。”五千岁的眼睛凝视着一千岁的眼睛,渴望从其中找出点和那人些许的相似之处。叶修只觉得周泽楷的目光的太沉重了,又是像上次一样透过自己看另一个人,他率先移走视线。“承你们吉言了,我飞升后一定努力修行,争取早日下海当个龙王。”叶修不安地看了看周泽楷,周泽楷眼里是不加掩饰的失望。

苏沐橙一直没有说话。她想起遇到叶修前兄长曾经当作茶余饭后谈资聊过的一则八卦,以及临终时抓着自己手,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说的那句“永远陪在叶修身边,保护好他。”她有个大胆的猜测,仔细一想却太过幼稚可笑,喝口茶压下不切实际的念头。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20)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