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爱已尽了。

喻黄 摸鱼

一次考试/

喻文州最后核定了一遍答案,松口气,停笔。瘫在椅子上的黄少天转过头冲他笑。

他眼睛够大够亮,清楚装下眼角眉梢都温柔弯着的喻文州。

夏天燥热,黄少天只穿着一件贴身薄T恤,勾出窄劲的腰线。他转回去,发梢上的汗珠折出光,整个人都很耀眼。

喻文州按住自己的脉搏,心跳的节奏撞击着指腹,不断加速。

黄少天把下巴搁桌上,低声哼着歌,五月天的如烟。

“七岁的那一年,抓住那只蝉,以为能抓住夏天。十七岁的那年,吻过他的脸,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他的歌声远不算动人,喻文州却模模糊糊听的难过。他们也正好在十七岁的夏天呀。

机械表规律作响,光阴不知不觉溜走。

“最后一排起来收卷!”老师说。

黄少天迫不及待地从墙角抱起篮球,腾地推开椅子起身。“文州麻烦你收一下谢谢!走了走了郑轩叫上他们!”

离去带起一阵风,喻文州闻到他身上沐浴露清香掺杂着汗味,蓬蓬勃勃像株茁壮的绿植。

他也站起来拿过黄少天的试卷,看了看龙飞凤舞的“黄少天”三个大字。

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在这一年里吻到黄少天的脸。那就尽力抓住他吧,他想。至少抓住黄少天,他就有了将来很多个夏天。那时候再从长计议吧。

没必要想得太远,将来总是会来的。喻文州忽然很想听见上课铃。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108)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