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爱已尽了。

德赫 摸鱼

德拉科缓步走上高台,将长袍的宽袖挽到肘部,正了正领带。

“卖弄风骚。”赫敏白眼一翻,低声嘟囔。

德拉科用杖间指着喉咙,念道:“Sonorus(声音洪亮).”他清清嗓,咳嗽声回荡在整个礼堂。

德拉科自下而上地抬起眼眸,环顾一周,开始朗诵:“博尔赫斯,《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身边人都在摇头说没听过。赫敏却猛然坐直了身子。他竟然知道麻瓜的诗!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德拉科的嗓音低,每个字都如羽毛颤动着在心上搔挠一下,搅得人浑身过电般酥麻。

赫敏对上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应和:“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尾音小小地共振了。一刹那绵长如一辈子,时光浓缩在字节里。

诵毕。德拉科耸耸肩,笑道:“我知道你们都没听过,因为这是首麻瓜的诗。

台下瞬间一片喧哗吵闹,德拉科放任他们讨论了十几秒才悠悠开口:“这首诗送给她,我相信她会喜欢的。”

“说清楚,德拉科,那个她是谁!”潘西不顾形象地放声尖叫。

他只是用魔杖拍打着掌心,飞快地冲赫敏弯弯嘴角,转身干脆地消失在斯莱特林的人潮里。

“那么多人,看的肯定不是我。”赫敏反复默念。

“你的脸好红啊。”哈利看过来。

“太热了。”赫敏紧张地抹了抹鼻尖的汗珠,“我们走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45)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