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爱已尽了。

【all黄/修真】剑端新雪霁3

王杰希看到改头换面的黄少天禁不住呆了两秒,回过神后才匆忙从宽大的袖口里掏出一沓厚厚的符纸递给黄少天。“怕你着凉就准备了这些符纸,你回去后只用化一张在水里服下即可抵御寒湿气。剩下的你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凡人之躯还是要谨慎照顾的。”


黄少天接过,符纸上用丹砂画着些龙飞凤舞的图案,弯弯绕绕看得他头晕。“那多谢啦!”黄少天冲他弯弯眼眸,把东西往衣襟里一揣。


王杰希带着微草的人走了,黄少天发觉他举手投足间都有股傲气,下巴微扬,眼神凌厉。刚刚却丝毫没有这种压迫感,要么是自己太皮糙肉厚,要么是他刻意敛了锋芒。


黄少天懒得多想,转头对喻文州道:“这王公子看起来傲了点,实际上倒是挺好相与的。”


“他就是个面冷心热的性子。”喻文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望着王杰希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符纸真能喝?”黄少天抽出一张递给喻文州看,“我小时候隔壁住着个老太婆,她就每日上街摆摊卖粗制滥造的黄纸,上面净是些莫名其妙的图画。那些女人家抱着孩子来买,说是喝进去能镇住魂魄,晚上不哭闹,我却是从来不信这些鬼话的。”


喻文州不答,修长的食指顺着纸上纹路描了一遍,轻轻皱起眉头,又不自然地舒展开。“符纸没问题,不过我担心你肉体凡胎喝了仙家的东西一时受不住,这些符纸你就先暂且保管好不要动,如果觉得受了寒就告诉我,我叫他们给你准备姜汤。”


黄少天大大咧咧地点点头,他内心也不觉得王杰希的法子靠谱,便把这个插曲抛在脑后。“文州我有点儿饿了,咱们去蓝雨那边坐下吧。”


喻文州唇角噙笑,不动声色地将那张符纸收进宽大的袖口,带着黄少天找张空桌落座。


片刻后所有人员都到齐了,远山的悠扬钟声传来,魏琛也踩点出现,大手一挥宣布开饭。霎时间凭空多出了一排排身姿婀娜的侍女为每张桌子端上精致菜肴,对着客人们行一礼后就消失不见。


“这又是什么法术!”黄少天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漂亮姐姐人间蒸发。


“她们不是活人,只是供仙家驱使的灵体。”喻文州往黄少天碗里夹了一块蜜汁叉烧。


“牛!”黄少天言简意赅地点评完后就开始埋头狂吃。喻文州体贴地把他夹了超过三次以上的菜推到他面前,最后成了一桌子的菜在黄少天面前排成一排。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饭!爹娘走的早,我每日只好上街讨饭,多亏了街东头卖包子的老刘一家照顾我,天天准我白吃一屉肉包子我才能不被饿死。”黄少天滋溜着流沙包里的馅儿忆苦思甜。


“好吃就多吃些,蓝雨最不缺吃的。”喻文州托着腮笑说。怪不得那么清瘦,原来是小时候营养没跟上。这么想着,喻文州又给黄少天夹了满满一碗肉。


吃得差不多了,魏琛把黄少天拉到身边向大家宣布蓝雨加入了一名新门生,众人热情地鼓鼓掌欢迎欢迎就散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被蓝雨众人围着,一行人一起往宿处走去,欢声笑语格外热闹。同门都特别有意思,各个争先恐后地介绍蓝雨有什么好玩的,哪个先生最严哪门课最难,黄少天心中暖洋洋地,头回找到了“家”的感觉。


喻文州落在队伍末尾听他们七嘴八舌地吐槽,正巧看到另一条路上站着青衫飘飘的王杰希。他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锐利的目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追随着人群中黄少天的身影,实在是太过古怪。


喻文州回望四周,悄然脱离队伍走向王杰希。


“夜风凉,小心受寒。”喻文州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王杰希浑身一颤,蓝雨一队人拐个弯看不见了。


“文州,这么晚还不回去?”他微眯了眼,拨开额前的一缕发。


“这话恐怕该我问你吧。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今天究竟看到了什么,给少天的符纸上为什么会画有镇魂的咒印?”喻文州挡在王杰希身前。


一阵尴尬的沉默。


“就算没有我这样的天眼,想来你也一定察觉到了黄公子不俗的天资。”王杰希舔舔干涩的嘴唇,缓缓开口。


“你可知他不是凡人?”


喻文州瞳孔猛地一缩。


“他体内的魂魄拥有极其强大的力量,却被九九八十一根锁魂钉锁住,这是有人刻意而为。而现在他的魂魄却有细微地晃动,仿佛受到了什么感应。”


“剩下的,我也看不出了。虽说我是这千年来开天眼的唯一一人,可我终究修为不够,能力有限,望你多多留心。”王杰希深深看了喻文州一眼,转身离去。


喻文州出了一身冷汗,虽说早已是仙身不惧寒暑,此刻仍是感到彻骨的凉。


他匆忙在地上画了一个传送咒印,站在其中几次开口想说什么,思虑片刻又撤了法术。


这是什么样的魂魄,要用九九八十一根镇魂钉钉住?又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这魂魄受到感应?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49)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