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爱已尽了。

【all黄/修真】剑端新雪霁2

还是编下去了……
这一章主喻黄,很快就是王黄
更新缓慢

喻文州见黄少天的手臂肌肉微不可察地抖,想来还是被冻到了,忙说:“少天你还没有筑过基,湿衣服披在身上捂久了会生病的,我先带你去换件衣裳再去拜会同门师兄弟。”黄少天应景地打个喷嚏,算是应了。两人便同其余四人道别,虚胖少年还眨眨眼,笑说改日有空再聚。王杰希则神色复杂,眼神宛如磁石一般吸在黄少天滴着水的发梢上,欲言又止地张张口,终究什么都没说出。

喻文州用足尖在地上画了个圈,圈内立刻泛起幽蓝色的光。二人并肩站进去,喻文州低声快速地念了些什么,一眨眼就到了宿处。

蓝雨门生都住在一个清雅的小院子里,兰花开得甚好。人数不多故而每间屋子都很宽敞,床铺被褥都有着阳光的香味。此时蓝雨众人都去上课了,院子空荡荡的,黄少天立马回归本性,乐滋滋地窜东窜西。

“少天,先洗个澡,再把衣服换了。”喻文州在屋里扬了扬手里的蓝雨校服。

黄少天刚跑进屋,就看见喻文州在浴室里挽着袖子往木盆里倒热水,纤细白皙的手腕和指骨被热气熏得泛着湿润的红。黄少天第一反应就是这样一个神仙般的人是不应该倒热水的,当机立断抢过水壶自己来干,连声道:“不必不必,我才刚来蓝雨嘛,不应让你麻烦,你这般好看的手理当拿剑,不该干杂活的。”

听到“拿剑”二字,喻文州垂下眼眸,笑容僵在脸上:“我右手手腕有疾,再拿不了剑了,左手练剑又终归差很多。”

黄少天也是一怔,旋即笑道:“你将来是要做家主的,身边自然是一大群护卫前呼后拥,哪用你亲自上阵。再说,待我学成之后就由我来保护你吧,你只用站在我身后就好了。”

喻文州笑笑,这话也许只是黄少天脱口而出的安慰。见倒好了水,喻文州交待了声洗漱用品都在浴室里便退出去了。

黄少天动作也迅速,很快就披着浴袍出来了,刘海沾在前额,蓬松的头发分外服贴。周身都笼在一圈水气里,衬得一双眼愈发明亮。

喻文州走进来后也呆了呆,原来黄少天的骨架这样瘦小,还撑不起略显宽大的袍子,领口处能清楚看见自脖颈到锁骨的流畅线条。

“咳,那就换衣服吧。”喻文州轻咳一声以掩饰刚才片刻的失神。

黄少天把校服抖开来,兴冲冲地说:“真好看啊,只是白色不太禁脏吧,爬个树翻个墙肯定蹭得一身是泥,换洗起来太麻烦了。”

喻文州一脸认真:“衣服都是要自己洗的,觉得麻烦的话就爱惜些。若是常常上树下河,每日大把时间就都要耗在洗衣服晾衣服上了。”

“那我不洗不就行了吗!我不嫌脏的!”黄少天倔强昂头。

“不行,我会检查仪表。”

黄少天克制住了自己翻一个大白眼的冲动。

喻文州又替黄少天把校服的层次顺序理好,黄少天拍拍胸脯,豪气得很:“衣服我自己换就行了,劳烦你在门外候我一会儿。”

“不用我帮忙吗?”

“区区小事嘛,不必担心!”

喻文州带上房门,里头很快就传来黄少天嗯嗯啊啊不间断的哼唧声,想来是被难住了。过会儿,屋内静默片刻,只听见黄少天的声音从门缝里弱弱地漏出来:“那个……文州啊……我……穿不上……”

喻文州在门外无声地笑弯了腰,确信自己真的笑够了后才把表情整理得风轻云淡。推开门,黄少天的模样倒的确很精彩。头发像鸡窝一样支棱着,衣服丢了满床,半天只勉强把中衣套好。

其实这也不能怨他,黄少天出生以来就流浪在那一片小小街巷,挣扎在温饱线的孩子有衣物敝体就不错了,何曾见过这样穿脱复杂的精致服饰?

“我来帮你吧。”喻文州仔细抚平衣服上每一道褶皱。

果真是不好穿的,里三层外三层,喻文州一会儿把两片衣袂搭到一起,一会儿又绕到身后把湖蓝色的腰带系上。黄少天眼里只剩下十个修长的手指极快地翻飞,步骤却是一步也没看懂。

“松紧合不合适?”喻文州轻轻拉拉腰带,黄少天才如梦初醒般地“嗯”了一声。

“这就算穿好了。”喻文州拍拍手,绕着黄少天走了一圈,长舒口气。

“没想到穿在身上这么……这么不一样!”黄少天低头看着胸口的蓝雨家徽流转着光芒,又惊又喜。

喻文州打开衣柜,拉出一面铜镜。镜中的两位少年都是英姿勃发,同一套校服,喻文州端的是“锦衣雪华玉颜色”,黄少天则是浑身透着的飒爽利落。

“的确是很英气。那么……少天,我来帮你束发吧。”镜面模糊映着喻文州握住黄少天垂下的一缕发,在指间绕了两绕。

黄少天坐在椅子上难得拘谨,肩颈都紧张得僵硬着。喻文州的动作其实很慢很轻,只是黄少天从未如此认真地打理过头发,有些不习惯。木梳刮过头皮酥酥麻麻,嗅着喻文州身上浅浅的佛手柑香,只觉得困意阵阵袭来。仿佛过了很久,才终于束好。“紧不紧?”喻文州像方才穿衣一样,拉拉发带。“不紧,挺好的。”像是怕勒痛黄少天,喻文州仍旧把发带松了松。

“和之前判若两人。”喻文州对自己一手打造的黄少天的形象十分满意。

“归根结底还是小爷我底子好,认真收拾收拾也不比那些世家贵公子差!”黄少天喜滋滋的。

两人正贫着,一只小白鸟忽然停在窗口,大声说:“文州啊,收拾好了就和小混蛋一起过来吃饭!”说完后就变回了一只平凡的小鸟,拍拍翅膀飞走了。

“我靠我靠我靠老魏这是附身在这只鸟上了?怎么声音一模一样!还是蓝雨的鸟都会说人话?!而且这鸟居然敢叫我小混蛋?!!”黄少天冲到窗边指着越来越远的小白点,嗓音都是抖的。

“这不过是一种普通的传话术而已。魏家主随便捉来这只小鸟,施展传话术,把自己要说的告诉这只鸟,小鸟就会飞到传话对象那里把内容告诉他,对方收到消息后法术自动解除。”喻文州耐心解释。

黄少天睁圆双眼准备发表一番高谈阔论,喻文州适时地掐灭他倾诉的苗头:“走吧,我们先去吃晚饭。。”

喻文州同样是在地上画个圈,二人被传送到饭厅。“文州你这个法术好厉害啊我以后也可以学吗!”刚落地,黄少天就拉着喻文州的胳膊笑嘻嘻地说。

“文州。”喻文州正欲回答,王杰希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

“杰希。”喻文州点点头。

“王公子,我们又见面啦!”黄少天也跳出来挥挥手。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59)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