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爱已尽了。

【all黄/修真】剑端新雪霁

我流奇妙修真文

云深不知处给的灵感



“老魏老魏你把我往哪带!松手啊勒到我脖子了好不好!吔屎啊很疼的!不管你是那里的什么头头我都不想去你听到没!”黄少天被魏琛揪着衣领拖拖沓沓地往前走。绕山绕水,总算是拐到了目的地。湖边一排很精巧的江南建筑,标志性的青砖黛瓦,笼在湿漉漉的雾气里朦朦胧胧看不清楚。



“快点进去。”魏琛用力把黄少天往门里一推,黄少天一手揉着脖子吸冷气一手扶住门口一块石头稳住身形。



“这石头上刻的什么字,蓝雨……老魏这蓝雨是什么地方?你的老窝?据我多年经验来看吧其实这房子选址的风水是极好的,你看依山傍湖……”黄少天背着手在门口兜兜转转,时不时装模作样地点评一番。



魏琛被他烦了一路,黑着脸说:“杵这里做什么!往左往左!”



黄少天兴致勃勃一路小跑,左拐右绕把魏琛远远甩在后头。过回廊时倒是凶险,黄少天凭着机敏堪堪侧身避过了一队衣衫翠绿的人马,不然差点撞到人家怀里头去。



“抱歉抱歉,哈哈。”黄少天嘻嘻哈哈地拱拱手。为首的少年看起来颇有些不满,眼神锐利地瞪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黄少天倒是不在意,饶有兴致地转到绿衣少年跟前,认真地说:“这位公子,可有人跟你讲过你的左眼皮特别特别双?”



少年里有几个憋不住“噗”地一声笑出声来,接着又瞟一眼为首那位,迅速垂下涨红的脸。为首少年的嘴角抽了抽,冷着脸道:“这位公子,请让一让。”



黄少天咂着嘴刚晃到一边,魏琛总算赶上来,对着那少年点点头道:“王公子。”绿衣少年们齐齐回礼,被称作王公子的那人也缓和神色,颔首开口:“魏琛前辈。”接着又率人靠边请魏琛先走。



黄少天跟着魏琛占了这个小便宜,边走眼珠边骨碌碌转。这群少年们个个形貌出众,普通的服饰穿在身上也很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走远后,黄少天拽着魏琛袖子问:“老魏啊,那群人是什么来头?”魏琛打掉黄少天的手,抚平皱巴巴的衣袖:“他们都是另一个修仙世家微草的人,来蓝雨学习一个月。领头那个就是微草未来的家主,王杰希王公子。”黄少天嗯嗯啊啊地胡乱应着,也懒得去想微草蓝雨都是个什么背景,转个身就去逗弄屋檐上的燕子。



“你天资绝佳,是咱们蓝雨的未来,今后课业上必须更佳用功,懂不懂?”魏琛第一百次把黄少天拽回自己身边,语重心长地说。



“蓝雨的未来?我得留在这儿一辈子?我靠你是把我拐卖到这里来给你卖命了?!”黄少天大惊,作势要跑。



魏琛弹了黄少天个暴栗:“什么叫卖命!蓝雨可不是什么寻常地方,带你入仙门,得道后不老不死法力无边,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你还不领情!”



黄少天满脸怀疑。



“管吃管住管玩,你只消好好读书修行就行了,这等美事上哪里去寻?”魏琛换副和缓的口气。



听到管吃管住,黄少天有些心动,舔舔嘴皮:“我不会被赶出去吧?不会再次流落街头吧?”



魏琛拍拍胸脯:“只要不犯蓝雨门规就没事,想待到什么时候都行,走,我带你去看看咱们门规。”



又转了几个弯,道路尽头突然出现一堵石墙。匆匆扫一眼,上面只刻着寥寥十多条规章制度,内容也很稀松平常,比如“不许打架斗殴”之类。



“这……这么少?”黄少天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魏琛得意道:“咱们蓝雨的规矩是所有修仙世家里最宽松的,你去那个微草看看,他们每天晨修可是都要喊什么‘微草一统修仙界’这类口号的。”



黄少天听了不禁抖三抖,换他可喊不出这样耻度爆表的句子。



“那老魏,修仙是怎么个修法?”黄少天好奇问。



“修仙嘛,有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四个境界,进度快慢主要看你是否勤于修习和个人资质。你入门晚,不过老夫看你骨骼清奇是百年不遇的奇才,只用个把年月,绝对能有所成就。你看,修仙是不是很有意思?”魏琛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



“有意思有意思。那蓝雨与别家相比可有什么特殊之处?”



“嗯……饭食更好吃些?”魏琛皱紧眉头,憋出这么一个回答。



“哈哈哈哈哈哈修仙的地方竟是饭食最出众哈哈哈哈哈哈老魏你太逗了!”黄少天捧腹,笑的癫狂。



“滚吧你个小崽子!”魏琛对准黄少天的臀飞起就是一脚。



“来人啊堂堂蓝雨家主踢我屁股!”他侧身躲开,撒腿就跑。



黄少天很快就没影了,见魏琛没追来便四处闲逛。蓝雨里不光有微草的人,很多别家弟子都来进学。恰好赶上他们没课,黄少天很快就和一大帮什么轮回霸图的打成一片。



“少天兄以后来咱们轮回玩,红烧排骨好吃得很!”一个紫衣少年热络道。



“我们霸图靠海,海鲜新鲜得很,保管你吃个够!”另一个红衣少年也拉着黄少天的手发出邀请。



“好好好,好好好!”黄少天身旁很快聚起一大堆人七嘴八舌七手八脚地拉拉扯扯,黄少天只得擦擦汗忙不迭地答复众人。



少年人聚在一起总是不愿空闲的,很快就有人挑头要去湖里捉蟹,走在半道上还碰到了微草的人,便叫上他们结伴而行,不过那大小眼的王杰希倒不在其中。黄少天脱了上衣第一个下水,正准备先游几个来回,有个眼尖的男孩子突然叫道:“快看王公子他们从阁里出来了!怎么办怎么办快跑啊!”微草那堆迅速炸开锅,只见绿油油一片溜的比谁都快。



霸图的也按捺不住,各个面露难色连声抱歉地撤了。轮回众人再三斟酌,想到自家周公子的脾气,果断追着霸图的跑了,只剩下黄少天还光着膀子站在水里发愣。等那五个长身玉立的翩翩佳公子走到跟前,黄少天也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王杰希见是黄少天,冷清面色顿时一黑,微眯了眼,抿紧嘴唇别过视线。



黄少天暗自好笑,便大胆开口道:“几个时辰不见,杰希兄的左眼倒不如初见时那么大了。”王杰希面色更寒几分,但仍很有涵养地说:“还请公子先从水里出来,莫着了风寒。”



最左那个看起来略有些虚胖的少年倒是来了兴致,眼神在两人之间移动,语调透着一股子懒劲:“哎哟你俩认识?”尾音随着眉毛一起上扬。



王杰希不答,黄少天也不愿在水里泡着了,湿嗒嗒地跑出来穿衣服,湖水还是挺凉的。



倒是王杰希右边那位认出黄少天,略一思忖,笑着说:“这位想必是魏家主带回来的黄少天公子吧。”黄少天大方应了。这位公子一身白衣显得很飘逸出尘,面上微笑和煦,快步向前走来拉起自己的手。



“恕我来得晚了,照顾不周还请见谅。在下蓝雨喻文州,今后便是同门了。”喻文州温和道。



“那我是不是得叫你喻师兄?”



“不必拘礼,我看咱们年纪相仿,叫我文州即可。”



这喻文州笑起来当真是极好看的,一双细长桃花眼弯起来像汪着泓水,清透得很。王杰希长得也不赖,就是常常拉着脸,若是多笑笑就好了。黄少天暗想。



“好,文州那你也叫我少天就行了!”黄少天爽快地拍拍喻文州的肩。



【编的下去的话大概会接着编,编不下去就狗带,这个号已经彻底沦为脑洞囤积处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60)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