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爱已尽了。

【乔王】短故事01

尽量不坑

瞎写


乔一帆最后一个从训练室出来,走道空旷无人。长时间的团体对抗已经消耗了他太多脑力,手指在触摸屏上来回点击只觉指节酸涩。乔一帆回想着自己刚刚毫无状态可言的表现,而单兵作战能力排名又是垫底,脑仁都快疼炸了。


军校三年,现在即将面临最后的选择。报名时的乔一帆和其他人一样怀揣着搏击长空的理想,故而选择了有最优秀飞行员摇篮之称的微草,多少人想像军长王杰希一样驾驶着歼击机神出鬼没,给敌方最有力的攻击。


但是以自己的水平,微草恐怕是不会留自己。但是自己不飞,还能做什么呢?陆军?海军?


乔一帆想了想,又折回训练室。


出乎意料,训练室的门是开着的。乔一帆清楚记得,自己临走时是关好了门的。他迟疑着推开门。屋内一片漆黑,巨大的显示屏上是第一人称视角,画面变换眼花缭乱,看得乔一帆一阵晕。左上角明明显示着“最高难度”,那架飞机歼灭敌机却行云流水,而操作者在黑暗中只有一个模糊瘦长的轮廓。


乔一帆心中突然有了一个答案,震惊和不解铺天盖地涌来。


一局终了,乔一帆轻轻打开灯。


王杰希缓缓起立,转过身来面对乔一帆。“看了很久了吧?”


他身穿军绿色短袖衬衫,军裤线条规整一丝不苟,手腕上的机械表表盘反射着星星点点的光。王杰希居然还带已经算是老古董的机械表?乔一帆长着嘴,显得有些呆滞。


注意到乔一帆的视线,王杰希随意活动活动手腕。“我爷爷留给我的,质量还不错。”王杰希的声线是清朗的,让乔一帆情不自禁地想到了窗外的澄澈蓝天。


“长,长官好!”乔一帆急忙收回目光。


“来模拟飞行吗?”王杰希看了一眼乔一帆衬衣左胸口上微草的标志。


“嗯。”乔一帆僵硬地点点头。他总是紧张敏感,在与不熟的同学相处时都会感到不适,更别提此刻面前人的是王杰希了。


“来,飞给我看看。”王杰希将座椅拉出一个合适的距离,退到左侧。


乔一帆紧张地坐下,用手柄选择合适的机型。他在截击机和歼击机之间来回犹豫,最终选择了截击机。


乔一帆本来担心王杰希会问自己为什么不用平时自己重点学习的机型,而王杰希默不作声。自己果然毫无存在感啊……乔一帆的心里有点失落。其实他素来面对同学的无视教官的冷漠都不会难过的,此刻却是个例外。


毕竟不是自己最熟悉的机型,这一局中等难度乔一帆也飞得磕磕绊绊,结束后的评分也毫不出彩。他的手心全是汗,只能缓慢地深呼吸平复情绪。太糟糕了。


“你平时训练不是飞截击机吧?”过了片刻,王杰希开口问。


“我飞歼击机。”


王杰希沉吟一会儿,拍拍乔一帆的肩。“走吧。”


王杰希边走边和乔一帆讲解飞行的要领,三言两语就讲得通透。对于各个机型的深入了解不仅需要多年经验的积累,更要过人的天赋。乔一帆边听边记,不时提问,心中豁然开通。


“你可以飞得很好。”分别时王杰希这样说。


这个少年就这样突兀地闯进了王杰希的视野里。起初乔一帆在王杰希的脑海里仅仅是一个模糊的名字,而现在,却承载着太多的惊讶。他对于歼击机的驾驶可以说是始终不得要领,而驾驶截击机却仿佛拥有与生俱来的优秀意识和操作。但以他目前的水平,断然无法通过下一次的选拔考核。


他本来可以做得更好。


乔一帆感到王杰希以灼热的目光凝视了自己十一秒,而后抿了抿唇,转身上楼。


乔一帆也满怀着心事往宿舍走,身后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哟,小乔啊。”


一回头,叶修嘴里叼着烟,笑的人畜无害。


乔一帆背后莫名一寒。


“我之前跟你说过我要组个多军种兼容的新军区,有没有兴趣来飞截击机啊?”叶修扬了扬手里厚厚一沓资料。


这沓资料就像有魔力一般,乔一帆仿佛从里面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如果不能成为一把长空利刃歼灭来敌,那么就做最坚实的堡垒,保卫住后方的每一寸土地。


飞截击机,也挺好。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25)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