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爱已尽了。

【叶黄】我还是很喜欢你

【叶黄】我还是很喜欢你(一发完)



你是最温柔的光阴

以下正文



鞋跟敲击在地板上发出有节奏的清脆响声,明明白白是朝自己藏身之处走来。黄少天赶忙将烟头丢在地下迅速碾灭。这里算是训练楼里最偏僻的一个地方,漏水的马桶从来没人修,水磨石的地板也发黑,墙角甚至滋生出了青苔,学员都根本不会来这儿,更别提其他人。黄少天可是侦查很久才选定来这个地方抽烟的,人迹罕至,还没烟雾报警器。怎么还会有其他人来?



他鬼鬼祟祟地伸头去看,只看到一片黑色剪影迅速移动,貌似还戴着军帽。糟糕,不会是碰到长官了吧?



他正处这层楼的角落,绝对是跑不了了,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瞎扯一个理由就是了。



这人在打电话,语气很是轻松随意:“文州啊,有事儿不,哦,行,下午3点是吧,我正往食堂去呢,嗯,别瞎想我怎么可能会躲着抽烟去,我饿得不行呢,好,就这样,回见!”



好死不死,是叶修。黄少天在心底哀叹一声,只盼他同是烟民放自己一马。



当黑影正正停留在自己脚尖前时,低头祈祷的黄少天不得不抬起头直视叶修的双眼。今天估计是有什么大会要开,叶修总算不是那幅头发胡乱支棱,胡子不刮,绿色圆领T恤黑色大短裤人字拖端着制式小黄盆肩上搭块白毛巾嘴里叼根烟的屌丝样了,而是穿上了一身笔挺军装,黑皮鞋擦得锃亮,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看起来很有领导风范。怪不得今天几个妹子看着偷拍到的出没在操场上的叶修笑得花枝乱颤。



“长官好!”黄少天立正敬礼,表情谦和恭顺又夹杂一丝恰到好处的敬畏。完美,黄少天想给自己发一个小金人。



“嗯。”叶修随意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个皱巴巴的烟盒,摸出根烟来叼在嘴里。



“小伙子,借个火。”叶修靠在栏杆上,摘了军帽拿在手里,冲着黄少天努嘴示意。



“报告长官,我不抽烟,没有打火机!”钩太直,黄少天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得了吧,谁看不出你鬼鬼祟祟躲这儿抽烟啊,你闻闻你身上那味儿,现在的年轻人啊太不动脑子了。”叶修摇着头叹息。



靠。黄少天只得一边安慰自己栽在全军第一牛逼的人手上不丢人,一边屈辱地交出打火机。



叶修点上烟,就开始问东问西:“小伙子蓝雨的啊?”



“报告长官,是!”



“叫什么名儿?”



“报告长官,我叫郑轩!”黄少天不假思索就报出郑轩大名。为你点蜡,郑轩。



“啧啧,违反禁烟令躲起来抽烟是一过,谎报姓名诬陷他人又是一过,你今天可算是中奖了啊。”叶修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明明是三伏天,黄少天只觉得后背发寒。他自己不也正躲着抽吗!而且他怎么知道我不是郑轩!



“你叫黄少天,蓝雨3期训练营学员,计算机专业,成绩从来第一,拿过光华奖学金,没错吧?”叶修平静地报出黄少天的个人资料。



“你怎么知道!”黄少天目瞪口呆,直接脱口而出,难道自己的机智聪慧已经传遍全军了?!素未谋面的叶修也对自己这个百年不遇的奇才动心了?!



“我还知道,你以流木的化名多次给我寄信,要和我比试比试。”叶修直直盯着黄少天,吐了个舒缓的烟圈,黄少天只觉得叶修的目光看穿了自己的灵魂。怎么说自己的保密工作都是相当到位,竟然被他顺藤摸瓜查了个底儿掉,还说和人家比试呢,一开始就输得惨不忍睹。



“报告长官,我只是想找个机会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没有恶意!”想到自己每封信里大段大段的垃圾话,这句话不免说得黄少天自己都心虚了。



“水平挺不错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可是有几个小漏洞没察觉。”叶修说着就给黄少天上起了课。黄少天边听边感叹叶修造诣颇深,这些微乎其微但是同样关键的细节他都能注意到,而且叶修当年可不是学这个的啊。



“懂了没?”叶修问道,等讲完地上已有一小堆烟头。“懂了!”虽然吸了这么久二手烟还错过了有白斩鸡的午饭,但是黄少天依旧很振奋,叶修思路清晰条理分明,一点一滴讲得通透还顺带复习了下之前的知识,不去教书育人真是太可惜了好吗!



“谢谢长官!”这次的感谢无比真诚。



“就当我助人为乐了。还有,抽烟你一看就是新手,一口吸进去别过肺,过肺爽是爽,但是危害太大。今天碰见我这事儿,别跟其他人说,尤其是喻文州。现在禁烟令严得很,抓到就是记大过,你还能有勇气偷偷摸摸找到这儿来。先走了,回见!”叶修把军帽戴上,挥挥手就撤了。刚转身他电话就响起,铃声是土鳖的自由飞翔,只听叶修接起,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我今儿个去食堂怎么没看见你啊大眼,是不是一个人拎只白斩鸡搁角落里啃哪?我真绕了一圈没看见你,最后随便吃了两口就去拿资料了。诶哟方锐太猥琐了连我的鸡都要抢!谢了哈大眼,还帮我留份吃的,就是便宜了方锐这小子,等我待会儿找他算帐去。”黄少天忍笑听着叶修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心里却有些酸溜溜的。和他同年出生的王杰希如今已被破格提拔为空军中将,能和叶修一起吃饭,甚至两人关系好到以外号相称。而自己仍然在死磕代码,通宵写一个又一个的程序,在叶修嘴里还是个“小伙子”。就算自己被所有人称为“天才”,拿的津贴奖学金够他往返帝都10多个来回,虽然还在训练营磨炼但出来就是少将,此刻心里却难免不平衡。我必须更努力,才能和他们平起平坐!黄少天默默给自己鼓劲,加快步伐跟紧叶修。



“下雨了大眼,我没带伞,我等雨小了再过来,啥,时间提前半小时?那不是只有五分钟了吗?好,先挂了,我跑着来。”叶修看了眼表,挂了电话。



“下雨了,跑出去吧?”叶修回头对黄少天说。



“哦,好。”黄少天摆好姿势,准备冲刺。



“等等!”叶修拽住黄少天的左臂,把他拉回来。叶修三下两下就把外套脱了丢给黄少天,隐隐约约能透过衬衣看出不错的身材。“顶在头上,小心淋湿。”



“这不合适吧长官,而且你待会儿还有会要开啊把你外套弄湿了多不好。”黄少天无比尴尬地抱着叶修的外套。



“没事儿,我还有帽子。准备了啊,三,二,一!”数到一两个人同时撒腿就跑,外头的雨果然很大,雨雾遮得黄少天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凭着感觉往一号楼狂奔。“慢点儿!”叶修突然把黄少天往左拽了一把,如果不是这一下,黄少天估计已经扑倒在垃圾箱里了。“谢了!不对,谢谢长官!”黄少天连忙道谢。叶修却是不敢再让他一个人跑了,仍然紧紧握着黄少天的手腕。黄少天懵了,心里就像突然炸开了一朵烟花,带着些许震惊,些许抱歉……和些许窃喜。隔着一层衣料都能感觉到那人手心的温度,温暖伴随着脉搏的跳动直达心底。他的手真的很好看,修长且骨节分明,而且很有力量,估计经常弹钢琴或者打篮球吧。黄少天呆呆地跟着叶修的步伐,实际却盯着那只手出神。



跑进大厅里,两个人都湿透了。黄少天把外套从头顶拿下来,不好意思地笑:“长官对不起啊,把你衣服都弄湿了。”黄少天的发量很多且颜色偏浅,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柔软的光泽。刚刚弄乱了头发,看起来毛茸茸的,再加上他那双湿漉漉水汪汪的漂亮眼睛,顿时戳中了叶修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揉了一把黄少天的头,洗发水的香味缓缓飘散开来。手感不错,和自己想的一样软乎,叶修心满意足。“来我办公室,我给你把伞,我这儿还有毛巾。”叶修开始爬楼梯。黄少天却还在原地不知所措,叶修摸了我的头……?“上来吧,甭客气。”“谢谢长官。”黄少天脸红了,急匆匆地跟上去。



叶修的办公室里有股浅浅淡淡的烟草香,和黄少天脑补的推开门就是烟雾缭绕相去甚远。房间很大,东西却少的可怜,中间特意空出一大块地方来给全息投影腾位置。叶修居然还用老干部式的不锈钢保温杯……黄少天默默吐槽。“呐,伞给你。你下午第一节课快开始了,现在跑着去估计能来得及。”叶修蹲在地下从角落的大箱子里翻找,递给黄少天一把普通的黑伞。“毛巾,新的。”又翻出一块还装在包装袋里的毛巾。黄少天接过毛巾擦擦满头的水,随便看了一眼,箱子里堆满各类杂碎,证书奖状随意乱摆,有点轻微强迫症的黄少天看得浑身难受,以后有机会一定得好好帮他收拾收拾。“长官,你的外套我带回去洗,洗好晾干立马给你送过去!”“不用了,放椅子上就行。”叶修起身。“走吧,会议也要开始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叶修觉得自己的生活里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除却完成每天例行的公事,他会下意识地拐到训练楼去看学员训练,其实是想看看那个鬼精鬼精的少年。他也开始重视起自己的形象,忍痛将每天趿拉的人字拖收进鞋柜里,圆领T换成白衬衣,大裤衩换成西装裤。“叶修,你最近天天收拾得人模狗样的去训练楼晃,是不是看上哪个漂亮女学员了啊?”魏琛扇着蒲扇,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叶修的行头。“滚,我这是去视察祖国的未来。”“那也不用拾掇得这么装x啊?”“哥好歹是个上将,天天打扮得跟从网吧包夜回来一样成何体统!”魏琛一脸了然地咂咂嘴,摇头晃脑地走了。



“叶修,最近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们蓝雨学员的训练?”喻文州不知何时站到叶修身后。“这个黄少天很不错啊。”叶修用下巴指了指黄少天。他正在运行自己写的程序,给步兵战车的嵌入式系统加上定位模块,并显示友军当前位置。“是,明年他就离开训练营。”“据说上头早就发现这个好苗子了,你和王杰希都破格提拔了,怎么他没有?”“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专业技术人员,但不是一个优秀的将领。”“的确,指挥类的科目成绩都很勉强,但是总体成绩非常耀眼。”“你对他很上心嘛,这都了解得这么清楚。”“我对人才有非同寻常的敏锐直觉。”看到程序完美运行后,黄少天靠在椅背上长长舒了口气。“我走了。”叶修拍拍喻文州的肩膀,身影消失在黄少天转头望向窗户的瞬间。



黄少天也发现自己自那天之后对叶修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训练时不自主地看向窗外,寻找那个修长的身影,隔三差五去抽烟被抓的地方看看有没有他来过的迹象。深夜冒着被查房的危险躲在被窝里用手机登陆官网翻找着有关叶修的所有信息,指尖定格在他一身戎装笑的张扬的照片上,颤抖着按下“保存”。被戳穿自己就是流木后也好,可以光明正大地以黄少天的身份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大部分时候都是黄少天打一大段没营养的废话其中夹杂着最想问的“你今晚去操场跑步吗”),听他讲学生时代的有趣故事,对着电脑屏笑的开心丝毫不顾周围人奇怪的目光。他会教自己计算机方面的知识,传授跑5公里的技巧,指点他学校东门哪家小吃味道绝佳。他的确很忙,出差一般一出就是几个月。他不在的日子,黄少天就是靠看着为数不多的聊天记录抵抗思念的煎熬。他最常说的还是一句话,“等你离开训练营后”。这句话,就是黄少天每个深夜码代码啃书本啃论文的动力。



关上读书灯,一身白月光。



当黄少天拿到今年离开训练营的人的名单时,双手不可抑制地颤抖。叶修,我离开了。



我可以和你在食堂里坐一张桌子吃饭,可以和你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可以更接近我心底最深的渴望。



我喜欢你啊,叶修。



暗恋在心底潜滋暗长。黄少天有时觉得自己就像飞蛾追逐着得不到的光明,明知不会有结果,还是去尝试触摸碰不到的光芒。



但是我会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叶,智能地雷……成……!”电话那头狂风呼啸,但丝毫掩盖不了黄少天的兴奋。“我就说肯定能成的,你看你还担心那么多天。”叶修语气平平淡淡,嘴角却不自觉地咧了老高。“我靠……不能和我……兴奋一……吗!这是……第……一……能……雷!”信号不好断断续续,黄少天仍然中气十足地喊着。“我知道你是最大的功臣!明天我亲自去接你!晚上给你接风!”怕黄少天听不清,叶修也扯着嗓子。“果然……有良……信号……先挂……见……”黄少天挂了电话。听到这个消息,叶修第一反应是如释重负般地轻松。黄少天为了编写反坦克、反直升机的智能地雷的程序,天天茶饭不思地泡在实验室,叶修只好每天带午饭晚饭亲自送给黄少天,大鱼大肉装了满满一盒子,不见黄少天瘦相反还胖了点。我这样亲自送饭的好领导,绝对是世间仅有。叶修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他们有着与生俱来的默契,黄少天总是能把叶修脑海里的想法变成实际,这次的智能地雷是一个早就存在于叶修脑子里的构想,还没来得及跟黄少天提就被他付诸现实了。打篮球的时候他们也是彼此最提防的对手,两个人都能预料到对方下一步的行动,所以兴欣和蓝雨的篮球赛是公认最胶着的,这一点同样体现在模拟对抗里。他们同时也默契地避开了对对方暗藏心底的感情。“咱们要当一辈子好兄弟。”某天晚上黄少天喝多了拍着叶修的肩,醉眼迷离地说。都说酒后吐真言,也许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清醒的叶修也拍拍他的肩:“对,一辈子好兄弟。”



都说不能做爱人干脆就断干净,可我怎么舍得和你再无联系。那就当最默契的好兄弟吧。



挂断电话的黄少天对着一碧如洗的蓝天大喊:“我做到了!我真的做到了!”身边人都很配合地陪着一起仰天大吼大叫。离开实验场地时,黄少天走在队伍里时不时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大家都觉得黄少今天心情一定特别好。黄少天其实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又一遍:“叶修,你看,我可以做到的啊。”



所有人都以为岁月会慢慢流淌,叶修和黄少天也依旧默契地都没找对象。只是哪有什么现实安稳岁月静好。最北边那块沃土有敌来犯,黄少天看着身边的同学,长官一个个都奔赴前线,自己作为技术人员只能在后方贡献力量。送走一批又一批人,终于轮到送走叶修了。“我这一去要去很久。”再过五分钟,叶修就要登机了。他嘴里叼着根烟,依旧是那幅无所谓的模样。“我知道。”黄少天的目光坚定。“你不用等我回来,结婚了记得拍封电报过来。”叶修直直盯着黄少天,吐出一个舒缓的烟圈。“我会等你。”黄少天仍旧觉得这目光可以看穿自己的灵魂,只是这次,他无所畏惧。“你知不知道你特别傻?我回不回的来都说不好,你等我干什么!”叶修真的有点生气了,这黄少天脾气怎么这么倔?“还没到未来,你怎么知道结局?”黄少天的头发被吹得乱七八糟,像个随意安放在头顶的鸟窝。叶修揉了揉黄少天的头。手感不错。“十年怎么样?十年之后我要是还回不来,你真的就别等了。”叶修掐灭烟头。



“好,等你十年。”



Fin



开学前最后一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44)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