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新年

纽约时代广场万人同时倒数,震耳欲聋的叫喊声中巨大的水晶球缓缓降下,还剩三秒时,叶修拨出去的电话终于被接通——

“那个,老叶,新年快乐。”

黄少天穿着厚重的大衣和长靴,冰岛的跨年夜连烟火都显得宁谧。他仰头,空中炫目而温柔的极光和火光交相辉映,他终于点下接听键,吸了吸鼻子。

大屏幕上出现 “Happy New Year”时,钟声敲响,空气里充斥着纷飞的五彩纸屑,身边无数情侣无视漫天璀璨,转身与最爱的人拥吻。叶修只是握着手机,注视着夜空,轻声道:“新年快乐。”

冰岛的地面早已铺满厚厚的雪,却又被大家踩成恰好的厚度。冰岛的时差比纽约快四个小时,黄少天没有嬉笑,也没有去教堂或者酒吧,他只是盼望着,下一刻,世界会终结于此。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0)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