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春天

“看到没,春天到了。”袁朗冲着一山的野花扬了扬下巴。

“吴哲说你最喜欢杜鹃花,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呢。”袁朗蹲下来,摸着胡茬,自嘲地笑了笑。

“我最喜欢山里的黄昏,可以让人想起旧事,”袁朗喃喃道,“说起来,我还真没老婆。他们说你不会当真,但你个死性子,谁知道你到底信没信……”

“我是你的谁,许三多?”

“你到底,懂不懂?”袁朗回忆着许三多那张满是尘土和血污的脸,和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他仿佛还会像以前一样,羞涩而狡黠地一笑,露出满口白牙。

袁朗闭上眼,许三多的眸子里,映着自己。他这辈子都没见过那样纯粹的目光。

“那我就当你懂了。”袁朗缓缓弯下腰,在地上放了一束杜鹃花。

标签: 袁许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19)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