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光阴的故事

深夜摸鱼

1.

袁朗也年少轻狂过,只是那段日子太过短暂。也许就像吴哲说的,自己有着变态的自尊心,只是历经光阴磋磨和生死擦肩,自尊心不再用于追求胜利,而是收敛沉淀,教会南瓜们珍视理想和希望但可以在没有的情况下生存,宁可背负着“烂人”的名号也要把他们锤炼摔打,只为在战场上自己的兵能少死几个。有个尸山血海里过来的老兵告诉他,这是军人的人道。这也是袁朗的尊严。

后来去看了《蜘蛛侠》,袁朗觉得有句台词挺贴切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的责任就是把他们淬炼成一把尖刀,捅出去收回来,直捣黄龙,尽可能不损锋刃。

如果袁朗是老部队的团长,那么士兵的伤残死亡,流血牺牲在他的眼中只能是一个残酷的数据,他不能同情悲伤,因为要的只是结果。但他现在是三中队队长,手下一个特种兵就抵二十五个普通士兵,每个人都要尽可能地发挥最大效用。袁朗有时会庆幸自己来了老A,他可以做恶的善良人。

后来第一次见到高城,袁朗看到他还有着似曾相识的年少轻狂,不禁笑了。袁朗暗,高城明,袁朗当然知道他是威风凛凛的将门虎子,装甲老虎,钢七连连长,有这样的骄傲锋芒,完全不意外。袁朗故意用一比九刺激刺激他,可意外的是,高城的压抑中爆发的愤怒却是出于疼惜那些到了期限,在这次演习中因被击毙而面临退伍的兵。

袁朗看出了,高城的骄傲不仅因为个人的成绩和钢七连的荣誉,还因为那些铁骨铮铮的好汉们是七连的兵,是他的兵。高城眼里除了战损比,还有幸福时光的回忆。袁朗突然想,这样一个指挥官,知道七连解散的消息后,会怎么办?

分别时明明知道高城窝火,还是不自觉地要了根不给火的烟。最后留下四箱啤酒,袁朗想和高城再多那么一点点瓜葛,到时候给他去个电话,也显得没那么突兀。卷起的尘土里回头一看,他坐在啤酒箱上,神色落寞。

回去的路上,袁朗抽着烟,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这只老虎的眼睛,锐利,自信,张扬,愤怒。阳光下琥珀色的瞳孔里似要喷出火来,语气却是疏离的礼貌。
老大,怎么这么沉默?齐桓偏过头问。
我想在702团选几个新南瓜。
你是看上钢七连的兵了?齐桓惊讶。
过段时间就准备组织选拔。袁朗徐徐吐出烟雾。
是,老大,七连的兵有那么出挑吗?齐桓还是想不通,怎么放着海陆空三军最顶尖的人才不要,要来老部队挑人。
因为不抛弃,不放弃,是他们的信条。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6)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