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袁哲段子

“吴哲!待会儿来打球哈!”远处几个人冲自己招手。

“好嘞!”吴哲从场边拎起几本书,往树下老位子一坐。

几天前他才从那个传说中将成为新千年“最特殊”“最神秘”“最先锋”的特种大队,A大队回来,整个人黑瘦了一圈儿。同舍那小上海还比划比划自己的腰围,推推眼镜,一本正经道:“吴泽同自,你仄个纤腰,可以嗦似盈盈一握了啊!”吴哲难得地没有怼回去,只是哀叹道:“可见我在那儿经历了多么残酷的试炼啊!”

本以为A大队这次选拔就是最终结果,谁成想,半个月后还要去经历最后一轮淘汰。

又要看到那个烂人了。吴哲把书一扔,斜靠在树干上。

那个烂人,就是袁朗,A大队队长。吴哲特别难忘袁朗当时一脸欠揍地望着自己,开口就是一句嘲讽:“大点儿声,怎么娘们儿唧唧的啊?”

要不是纪律限制,吴哲真想一拳头呼他脸上。

结果几个月相处下来,发现袁朗这人,还真是难以捉摸。狠起来像只狼,狡猾起来像只狐狸,懒起来吧,又像只猫。还出乎意料地给自己划了块地,特批可以种花。

说起妻妾们来,也不知道袁朗会不会养花,别回去一瞧,花全死了。

胡思乱想半天,太阳渐渐西沉,几缕余晖穿林透叶,落在吴哲摊开的掌心。

黄昏真好,容易让人想起旧事。也不知道袁朗是不是正蹲在375峰顶,回忆着那截盲肠。

吴哲起身,拍拍屁股上沾的土灰,拎着书走了。

标签: 袁哲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19)
©王二 | Powered by LOFTER